拿枕头做盾牌
2019-10-30 14:3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一会儿,三哥提议玩奥特曼的游戏,弟弟参加了,而我却在一旁看电视,没吱声。他们不是在床上咚咚的狂跳,就是找棒子做武器,拿枕头做盾牌,把床单弄得皱巴巴的像一个小老头,有时还把枕头来回扔,都是我重新收拾好的。忽然他们打我,逼迫我加入战斗。他们有的压我,有的打我,可我没还手,可他们竟然用我刚买的彩棒打我,我终于忍不住了,不断的攻击他们,他们休息时我要求退出,可他们不加理睬,弟弟压我的背,三哥扳我的手指,把我的胳膊像扭麻花一样扭来扭去。为了赶走他,我拿菜刀吓唬他,他走了。其实我只是装装样子,不想和他打了。

我明白,三哥从小娇生惯养,虽然我们经常打打闹闹,但我们兄弟间要互相谦让,和平共处,真希望三哥明白这个道理。免得有些人利用我们之间的矛盾来打击我们。

这天上午,我和弟弟正在看电视,忽然听到一阵咚咚的敲门声,我们问:谁呀?只听门外传来我是武啸天,快开门。我们唯恐他来打架,便问:你是来打架的吗?他连说:不是。于是我们打开了门,他的脚刚跨进门,他就大笑:上当了,我是来找你们打架加pk的。我们一听赶紧关门,可是他太胖了,虽然我们兄弟两一起用全力关门,可是还是被他的胖屁股撅开了。

三哥是个好斗的坏小子,特别能吃,长得膘肥体壮,他的腿和胳膊比我爸爸妈妈的还胖,他还是一个武术迷,每拿起一本书,不是什么惊天地的武术,就是有关忍术的自创招,他一天到晚就看武打片。瞧,今天他光顾我家,肯定没什么好事。

尽管他说是来打架的,可他并没有这么做,而是大吵大嚷,害得我们看不成电视,但我们毕竟是兄弟,我和弟弟当然要让着他点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fzwjq.cn今晚 肖必中,香港最快开奖现场记录,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结果版权所有